• 首页>校友>校友活动>正文

    校友 /

    Alumni

    EMP校友柳莺:与钟南山院士一起寻找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

      

      近日,EMP2014春季班校友(2期)、好好成长助学基金创始人、中国儿童电影公益基金创始人柳莺接受《社会创新家》的采访,畅谈她参与钟南山院士牵头发起的“中国患者援助联盟”与“处方关爱”的项目及疫情期间的公益经历。

      钟南山院士一直活跃在医学一线,鲜为人知的是,他同时也是一名公益人,一直在为提高患者救治质量和缓和医患关系而奔走。

      2013年,致力于帮助罹患重大疾病患者的生命绿洲公益服务中心成立,钟南山出任管委会主任;2019年,钟南山倡议发起“中国患者援助联盟”。

      2020年,身处抗疫一线的钟南山又牵头成立了“处方关爱”公益项目,服务对象是患者和抗疫医护人员。

      公益人柳莺作为北京康盟慈善基金会理事长,直接参与了“中国患者援助联盟”与“处方关爱”的发起,并帮助促成了“处方关爱”与民宿公益项目“白衣天使,乡野疗愈”的合作,所有曾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都可以直接申请入住爱心民宿。

      柳莺曾是主持人、电影人,也是湖南省安乡县好好成长助学基金创始人,是中国儿童电影公益基金创始人,是位跨界公益人。除了“处方关爱”,她近期还参与了“为1800名网课困难学子送平板电脑”“中美NGO联合拯救生命行动”两个公益项目。

      钟南山(右三)柳莺(右七)

      1一线发起面向医生的公益项目

      《社会创新家》:去年11月,钟南山院士和陈竺院士带头倡议发起成立“中国患者援助联盟”(下称“联盟”),你也参与了进来。联盟要解决哪些问题?

      柳莺:因病致贫、因病致困是中国社会一直存在的难题,而医生的临床诊疗技术以及和谐的医患关系则是让患者“治好病”的基础。联盟的成立,就是希望一方面为患者提供资金、药品等援助,一方面促进医生诊疗水平的提升,并且和谐医患关系。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北京康盟慈善基金会、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医基金、北京和睦家医疗救助基金会、广东省钟南山医学基金会、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武汉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上海生命绿洲公益服务中心、青岛社慈公益救助中心以及医药筹、源本中医等多家机构都参与了联盟的发起。我作为康盟基金会的理事长,成为联盟的核心发起人之一。

      钟南山手书“处方关爱”

      《社会创新家》:以联盟为依托,钟南山院士在一线带头发起了“处方关爱”,这个项目的发起是源于怎样的契机?

      柳莺: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大家一直在关注着医生们的状态。医生们冒着被感染的危险,冲到一线治病救人。我记得自己看到一张照片,一个医生离去的背影,旁边是三个大字“逆行者”,眼泪夺眶而出。

      医生所经历的很多事情可能我们想象不到,从死神手中抢救生命的奋不顾身、救不了患者时的无能为力等等,他们一边要擦干泪水,一边继续救人。那对带着口罩相互抵着额头告别的小夫妻、在走廊相遇互相确认姓名后才小心拥抱的医生夫妇、疲惫不堪歪歪斜斜躺倒在办公室的医生们,以及那个追着去世院长丈夫的灵车撕心裂肺哭喊的护士长……都深刻地留在了我们的记忆中。

      现在疫情正在扭转,是每一位前线医生拼了命换来的。曾经参与发起联盟的我们都希望为医生们做些事。这样的时刻下,一直致力于维护医患利益的钟南山院士再次带头发起了“处方关爱”这个公益项目,希望为患者提供医药援助和健康照护,为医护人员提供专业支持和人文关怀。

      《社会创新家》:你第一次见到钟南山院士是在什么时候,对他有什么印象?

      柳莺:是在2014年11月。当时,我们共同参加了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主办的一个公益论坛。我是主持人,钟院士是演讲嘉宾。演讲的时候,钟院士思路清晰,讲了半个多小时,一直在强调医学的专业性,那时我就感觉到了他在自己所在领域内极强的责任感。印象里,钟院士讲话声音特别洪亮,上演讲台的台阶时步子跨得也很大,根本不像快80岁的人,看得出平时一定很自律。

      《社会创新家》:由钟南山院士发起,更让这个公益项目有了不同的意义。

      柳莺:是的。这次疫情中,钟南山院士是大家心中的“医神”,而那些倒下的医生、护士,也都是他的同行、战友。钟院士在镜头前有过两次哽咽,全国人民也都跟着流泪,大家都知道钟院士为什么哽咽,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是为舍命的医生、为因病毒而丧生的每一个人,为这场人间灾难。

      1月28日,钟南山在广州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说,“武汉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的城市。有全国,有大家的支持,武汉肯定能过关?!?

      2“处方关爱·乡野疗愈”公益个体的跨界联合

      《社会创新家》:“处方关爱”是如何与“白衣天使,乡野疗愈”这个项目达成合作的?

      柳莺:和友人的一次无意交流中,我了解到民宿人正在发起一个为医护人员募集免费民宿的项目——白衣天使,乡野疗愈。

      包括民宿主在内,大家都是这次疫情阴影下的个体,都能深切感受到医生为我们做了什么。疫情让很多民宿受到了巨大打击,但大家还是非常愿意捐出自己的房间,这是出于一种感动、疼惜和感恩的心。

      我觉得这个项目非常好,让医生带着家人去休闲放松几天,是对他们很好的回报,也可以让他们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的支持。于是,我便邀请民宿人和我们合作,启动了“处方关爱·乡野疗愈”联合公益项目,“处方关爱”负责提供首批援鄂医护名单。

      《社会创新家》:现在民宿的筹集情况怎么样?

      柳莺:原本项目的筹集目标只有10000间/夜,但3天内这个目标就达成了,截至四月底,募集总数已经超过45000间/夜,遍布海内外约26个国家及地区,汇集1100+位民宿主。上青旅、浙旅两家文旅集团加入时还表示,不仅可以提供住宿,也可以提供旅行管家服务、自驾游路线、免费景区门票等等旅行资源。

      《社会创新家》:申请民宿需要先通过资质审核,现在通过资质审核的医生有多少名?

      柳莺:3月29日,“乡野疗愈”小程序正式上线,当晚通过资质审核的“逆行英雄”就超过2400人。到现在,通过审核的医生已经有4000+名。我们的申请目前也在持续开放。

      我们整个的审核过程非常规范,虽然大家最初是靠着热情发起了这次合作,但资质是否合格、过程是否合规、运转是否高效依然是我们关心的问题。只有做到公益信息最大程度的公平、透明度,同时保证项目流程的规范,才能回应好民宿人的爱心,为医护人员提供更好的服务。

      《社会创新家》:除了募集民宿,“处方关爱·乡野疗愈”还做了哪些工作?

      柳莺:我们还计划为医护人员开通心理咨询热线。在这场生死战役中,医护人员面对着和家人的离别,也面对着近在咫尺的死亡,他们的情绪和压力都需要纾解。

      国内的医患关系时不时就会处于一种紧绷状态,对医生的理解和尊重,其实不应该止于一时的鲜花和掌声。这次我们也对接到了艺术界、线上教育平台等资源,希望共同唤起全社会对医生的尊重和关怀。

      比如我们正和这次疫情中很火的“小林漫画家”商量策划一个关怀医护人员的活动,他们的公众号每天都在更新和疫情相关的漫画,很多医护人员和患者都是他们的粉丝。钢琴家孔祥东也积极参与我们的行动,用他的琴声去表达我们的爱意和敬意。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苏绣的传承人府向红老师也特意手工制作了丝绸口罩给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陈竺院士等,上面绣有“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字样和图案。这是一份纪念,提醒我们不要忘记这段岁月。

      我们也在思考,未来能不能以这些合作为基础,发展更广泛的疗愈、公益活动。

      3持续公益,战斗到底

      《社会创新家》:除了“处方关爱”项目,你也参与了“为1800名网课困难学子送平板电脑”“中美NGO联合拯救生命行动”两个公益项目。最近自己的状态怎么样?

      柳莺:为了及时处理相关的事情,我几乎每天都在家里开视频会议和电话会议,经常差不多凌晨2点才睡。在这样的时刻,只能说,我作为一个公益人,是没有办法去逃避的,不然对自己都没法交代。

      《社会创新家》:1月底2月初,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你是如何度过那段日子的?

      柳莺:当时一直被困在家里。疫情爆发的前几天,我还比较悠闲,看书写字,好像过上了一种隐居生活,但后来就觉得不对,这不是我能置身事外的事,外面的世界并非与我没有关系。无论是在病房的那些人,还是“躲”在家的我,其实真的都在同一片天空下,需要共同面对这个未知又狡猾的病毒,以及它带来的“次生灾害”。

      《社会创新家》:“为1800名网课困难学子送平板电脑”解决的就是疫情带来的其中一种“次生灾害”。

      柳莺:是的。多年来我也一直都在关注乡村教育和贫困地区留守儿童和孤儿的成长,在与公益伙伴们无数次走进乡村的过程中,也了解了很多家庭和孩子的贫穷和无助。但是当我看到那条“邓州女孩因没有手机上网课而选择自杀”的新闻时,我还是被超出我认知的“贫穷”重击,眼泪忍不住流下来。我们真的难以想象,贫穷究竟可以使一个人做出什么选择。

      无论怎样,我想我都要去做点什么,否则难以面对自己。所以当何道峰老师从美国打来电话发起行动时,真的感觉到是我们的幸运。何道峰老师是中国扶贫基金会前执行会长,也是乔治城大学非营利组织领导人能力提升研修项目(下称“项目”)的老师,我曾得到道·安基金会的资助在乔治城大学学习过,受益匪浅。

      何道峰老师捐赠200万,由项目校友会、凤凰网以及湖南弘慧教育基金会通力合作,孙雪梅、张帆、郭士玉和我,我们四个同学联合发起,紧急购买了一批平板电脑及配套流量卡,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捐平板电脑给贫困学生上网课的行动,在短短两周之内完成公开报名申请、采购、审核以及最终的受助名单确定,共资助了来自二十多个省份的1800名中学生。

      这次的公益行动完成得很漂亮,虽然我们每天都要忙到凌晨一两点,最晚的一次居然到四点,天都快亮了,但依然感觉很值得,心甘情愿。

      《社会创新家》:“中美NGO联合拯救生命行动”主要是采购口罩并运往美国,用于支援美国东部地区,尤其是纽约和大华府地区一线医生和公共服务人员的防护工作。这个项目进展顺利吗?

      柳莺:并不顺利,因为医疗标准、政策的变换、国际运输等关系,物资的筹集和运送屡屡受挫,对我们几个发起人来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其实,从3月20日开始,直到现在,采购口罩和国际运输都像一场场的战斗,每天都有新的状况,每天都要解决新的问题,好几次都几乎崩溃。到今天(6月1日),92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绝大部分已经运到了美国,但还有17箱因为物流问题仍然在运送途中,个中艰辛,唯有自己知道。但现在回想过去的这两个月,也颇为欣慰,毕竟这也是我真正参与的一场国际人道主义救援行动,是我人生中一堂非常重要的课程?;故且行坏馈ぐ不鸹岬暮蔚婪謇鲜痛扪衾鲜?,在他们身上真的看到了理想主义和人道关怀?;褂形颐侵忻懒瞎嫱哦?,二十多个人,彼此鼓励,相互支持,终于坚持了下来。

      只记得有几天,由于连续受挫,工作毫无进展,我极其沮丧和悲观,于是我找出电影《至暗时刻》把结尾部分又看了一遍。在影片最后,面对两院议会,丘吉尔发表了题为《我们将战斗到底》的演讲——“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 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一连串的排比句听得我满脸热泪。

      就像丘吉尔说的,“Success is not final, failure is not fatal. It is the courage to continue that counts.(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最可贵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所以,做下去就好了。

      《社会创新家》:无论是病毒对人体的侵袭还是病毒带来的“次生灾害”,都足以让这次疫情被称为一场“灾难”。作为灾难下的个体,很多人在这种疫情中都经历着生命教育与自我教育,你也是如此吗?

      柳莺:是的。这次疫情期间,其实每一天都经历着洗礼和教育,我也常?;岷驮诘鹿链笱У呐致垡恍┪侍?。前段时间有一篇声称是比尔·盖茨公开信的文章流传,我女儿第一时间反应就很强烈,她说这绝不会是比尔盖茨的文章,因为这篇文章凌驾在所有那些已经逝去的生命之上。后来果然盖茨基金会出来辟谣了。

      我女儿从跟着我参与第一个公益项目开始到现在,已经八年了,她有着她不同的公益轨迹,我想这是她人生中一笔非常珍贵的财富。这次疫情期间她和我交流,她有她独立的思考能力。我觉得特别欣慰的是,在她的价值观中,最显著的就是她对生命的尊重。无论是在平常的生活中,还是在这样的艰难时刻下,我相信,这都是我们应该保有的东西。


      采访 ▏王慧

    ? ? ? ?编辑 ▏肖泊

    相关新闻

    亚博网页版登录